优秀征文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优秀征文 > 军魂永驻,血性长存

军魂永驻,血性长存

更新时间:2015-10-18 12:31:43      点击次数:830次

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2012级国防生 陆雷

在贵州省安顺市塔山广场旁边的休闲长廊里,一个身高约17的男子提着一把60厘米长的砍刀漫无目的地走着。一位值班的女协警叫住他,并立即冲了上去。两人相距不到两米,突然,男子拿起砍刀,架在了姑娘的脖子上。

姑娘机敏地把歹徒持刀的右手推开,刀尖却在空中划出半个圈,狠狠地刺进姑娘的腹部。

姑娘还没来得及感到痛,歹徒又朝姑娘的左手砍了一刀,刹那间,鲜血从手背4厘米长的刀口迸出。剧烈的疼痛感不断刺激着姑娘脆弱的神经,她用手捂着腹部,任凭鲜血浸染半身警服,依旧与歹徒进行着殊死搏斗。第三刀,第四刀,第五刀落下,姑娘仍用双手死死抱住歹徒持刀的手臂,终于,其他民警赶来将歹徒制服,身中数刀的女协警也被及时送往医院。

她就是曹羽,和在座的国防生战友一样,也是位90后。这是前不久在贵州发生的真实的故事。读完她的事迹,我在为她点赞的同时,不禁也扪心自问,如果我是她,我是否能够挺身而出,与歹徒斗智斗勇?我的骨子里,是否有那舍生取义的凛然大义与刚强血性?

记得在我小时候,我的叔叔会问我,将来要是当了兵,敢不敢和敌人打仗呀?每每听到这话,我总能挺起胸脯,小手比划着敬礼的姿势,洪亮的喊道,敢!然而,当现在遇到相同的问题,我则犹豫了一会儿,弱弱地说一句:敢吧,喂,你说明白,是和美国打还是和阿三打呀。岁月在和平的年代里流逝,孕育了繁荣与富饶,却也日渐消磨人们的敢于抗争的勇气,也让我从年少的“敢”,变得长大后唯唯诺诺,畏惧退缩起来。这发生在普通人身上,尚可归为国防意识淡薄,倘若这种血性的缺失在保家卫国的人民军队中成为常见,一定会成为灾难!

习近平总书记在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中指出,要着力培养有灵魂、有本事、有血性、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。习总书记在主持军委工作以来,也多次强调指出,和平年代不能把兵带娇气了,威武之师还得威武,军人还得有血性。“有血性”揭开了一个对军人庄严的时代课题,那就是革命军人要不怕流血牺牲,要时刻准备为人民与而战斗!

我想用一组数据来展现中国军人的血性。这是一组用血肉之躯凝成的数字,每每阅读,都会使我辈肝肠回旋,令敌人胆寒畏惧:

红军长征四路大军牺牲16万多人。仅牺牲在长征路上的营以上干部就达432人,其中师以上干部80多人;

8年抗战,共产党员领导的人民武装伤亡60多万人;

解放战争我军共牺牲26万人,负伤104万人。

数据,能记录伤亡革命先烈的名字,但却无法衡量解放军和共产党人集体血性的爆发。迎着枪林弹雨冲锋,将血肉胸膛堵在机枪眼上;为完成任务,任凭火苗在身体的各个角落蔓延,灼烧,在无数耳熟能详的英雄故事中,若没有主人公骨子里的顽强,血脉里的血性,又将是怎样的版本。没有血性的人会讽刺他们为“违背生理学”,但我们要告诉他们,你们不懂也根本不配拥有军人的血性!

军人的血性是勇气,不畏牺牲,明知不敌也会敢于亮剑。六十年前的朝鲜战场,周围零下四十度,志愿军一个连的战士被活活冻死在阵地上,仍保持着战斗姿势,这是长津湖战役中上演的悲情的一幕。战士身上的血液流动的越来越慢,直到最终冰冻成血柱,而一名名志愿军人却在茫茫雪原上立起了一座又一座永远的丰碑。

军人的血性是境界,国家集体利益高于一切。黄亮学长在弥留之际,仍嘱托身边的妻子将党费补上,基本完全失聪的他,还唱了《唱只山歌给党听》。病魔可以贪婪地侵蚀着他的肌肉和骨骼,但却在一样东西前颤抖了,那,就是军人的血性。无疑,黄亮学长将他所热爱的卫星测控事业视为生命,忠诚于党,献身使命是他一生的写照。

在电影《战狼》中,一句话深深刻进我的脑海,“犯我中华者,虽远必诛”。同志们,战友们,“有血性”是我们军人特有的品格,勇敢无畏,敢于担当是我们军人最生动的写照。有灵魂,有本事,有品德,让我们全体交大国防生向新一代革命军人的目标,前进,前进!

原创 (编辑:国防生大队 宣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