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秀征文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优秀征文 > 守望最初的梦想

守望最初的梦想

更新时间:2014-11-05 14:32:13      点击次数:563次

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2009级国防生 李森森

大学四年就这般结束了。依然清晰地记得,那漫长的旅程,初次走进这座陌生的城市时的忐忑不安,来学校报道时爸爸给我铺床时忙碌的身影,还有耿主任和王干事、袁干事在新生军训时的谆谆教诲……在这四年里,有一些遗憾,但更多的是成长和收获。

大学的第一年不太适应全新的大学生活,第一次没有了父母的看管,没有了老师的约束,于是时间就在我想方设法如何娱乐自己的过程中,悄悄地溜走了。但同时我也学会了如何独立地生活,自己洗衣服,自己给自己买好吃的。然而每当父母打来电话时,总能勾起自己对家里温暖的渴望,在爸妈嘘寒问暖时又为自己浑浑噩噩,虚度时间而自责。

大二的暑期很荣幸地做了两个月的世博会志愿者,工作是检查各个岗点志愿者工作情况,主要是志愿者的违规情况,包括时间地点等详细情况,有一张设计好的表共有5栏填督导记录的地方。每天早上5点起床,从最初的兴奋,到十几天后的疲惫,再到最后结束,每一天都是勤勤恳恳检查,不敢有一点的疏漏。然而直到暑期工作快要结束,评价工作的时候,我才知道有一些学长和我不一样。他们不仅填满了发的表,更是自己在打印的表下面添了很多行,来填写更多的督导记录。最后记录条数最多的几位学长获得了参观沙特馆的机会。试想如果自己失去的不是参观沙特馆的机会,而是一个更重要的机会的话,自己将会多么后悔。高中时有一位老师说过,每天把简单的事情都做好就是不简单。自此,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切的理解。

大三电子系的课程很重,再加上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心,总是心烦意乱。记得有一次听室友说,有位毕业的电子系研究生学长在一家游戏公司工作,薪水很高。联想起自己毕业后也许四分之一不到的工资,有点受打击。后来我就开玩笑地对爸爸说:“爸,我以后挣不了多少钱,你就别指望我啦!”爸爸听了出乎意外地生气了,声音很大地说了很多话。说要那么多钱干什么,房子再大睡觉的地方也就一张床,东西再多,死的时候一个小盒子装就够了。重要的是自己要活得快乐,活出自己。从小就非常崇拜爸爸,也许在别人眼里卑微的爸爸,在我心里,一直是我的榜样。他当过农民,种过地,卖过菜,当过厨子,做过保安,但不变的是,他那历久弥坚的笑容。爸爸虽然不善言谈,但却一直用行动告诉自己的儿子,没有迈不过的坎儿。

   大三的下半学期参加了暑期实习,来到了期盼已久的中国卫星海上卫星测控部参观学习。期间,万吨巨轮,各种新式测量、通讯、实验设备无不令人震撼。而这次军营之旅也更加坚定了我从军报国的志向,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同时,也为我进一步走入军队、融入军队做了充足的准备。

   身处在灯红酒绿的繁华的都市,纵使远离市中心,纵使处在求学的阶段,那都市的妩媚热情、喧嚣、繁华,甚至堕落,也常常让人忘记最初的梦想。而那恰恰是更值得我们用一生去追求的东西。记得小时候,每天上学都要走十几里的山路。如若遇到大雨,就要穿着漏水的胶鞋,在那稀泥路上跋涉好长好长时间,有时候还得摔倒,灌一身的泥水。每天回到家,鞋里灌满稀泥,裤子上也糊上了很多。晚上睡觉时腿疼屁股疼,还得提心吊胆地怕第二天又下雨……

从小学到初中,再到高中,再至如今,一路走来,就是这样,不算磕绊,也不太顺利,不受瞩目,也不被祝福。

我相信,路应该还是十几年前的那条泥水路,变的只是路边的风景罢了。

我相信,那华灯初上时的茫然,或是觥筹交错时的欢乐,总不会让我忘记自己曾经在那条泥泞路上的跋涉,和那扇锈锁门前漫长的守望。
(编辑:admin)